你的位置:主页 > 尊龙娱乐官网 > 在北大荒搭梁子抓鱼 一晚上能捞数千斤鱼

在北大荒搭梁子抓鱼 一晚上能捞数千斤鱼

admin 发布于 2016-12-21 12:41
知青忆:在北大荒搭梁子抓鱼 一晚上能捞数千斤鱼知青忆:在北大荒搭梁子抓鱼 一晚上能捞数千斤鱼

核心提示:鱼多的时候得三个人,要两个人拽绳子才提得起那满满一兜鱼。窝子旁边有一用柳条子编的大鱼囤,可装上万斤鱼!因为浸在河里,鱼都是鲜活的。一晚上,闹好了,就是数千斤鱼!

鱼梁子 资料图

用梁子捕鱼是一种古老的捕鱼方法,诗经中都有记载:“毋逝我梁”《邶风?谷风》。

如何建这个梁子,看着挺复杂,可对北大荒的老渔工来说,别管多宽多深的河,建梁子都一样。无非用的材料粗细不同,建造时间长短不同而已。我试着描述描述,各位要是看不懂,别怪我,那就买张火车票到北大荒实地去考察考察,顺便享受一下完达山和三江平原的自然风光。

建梁子,首先要“捍桩”,在河上每隔五、六米打一根桩子。河面越宽,桩子就得越粗,排得也就越密。桩子通常选柞木,结实,不怕水泡。柞木成材的很少,所以挑选能做桩用的、粗大直溜的柞木就成了我们梁口班冬天的任务之一。找大桩料,叫“踩桩”,和“踩点”的意思差不多。只不过呼哧带喘的在没膝盖的雪里,一步一陷的钻深山老林,并不怎么好玩儿。我们建起那道梁子,不知道是否因为有我们知青参加,还是河神特别照顾,梁子竟再也不垮了,直到我02年重返12连,还是它。但是,09年荒友们传来的照片,那梁子终于垮了。不知什么时候倒掉的,看着那一根根东倒西歪的大桩,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儿。

大桩伐回来了,还得给“种”到河里去,www.d8228.com,那叫“捍桩”。捍桩,有一高高的捍桩架子,有滑车和绳索,一数百斤的铁锤吊到架顶,用一钢钎穿过铁锤中心的洞眼,插入桩头用钻钻出的孔内,这样就保证锤锤砸在桩头上。木桩一头是平的,另一头,则用斧和锛子砍成尖状,样子和削得溜尖溜尖的铅笔头一样。这架子可是要放到船上的,至少两条并在一起有四、五千斤载重量的船。这两条船在挠力河上,就跟驶来了航母一样。

好,可以开始了。架子顶上坐一个人扶钢钎,他还负责喊号儿。这是个挺不错的活儿,高高在上,风风凉凉的,也不用拽那大铁锤。可惜,我从没干过。不是不想干,而是干不了,我有“恐高症”,架子爬不到一半高,腿肚子就朝前了。更别说上到顶了,随着一锤锤往下砸,架子来回晃,三晃两晃的,再掉下来,那就不是“捍桩”了,成锤“肉饼”了!我只能去那拽绳的角色,也不错,安全。最多是掉河里,凭狗刨的本事也不至于顺流而下。

喊号子有点儿意思,一唱一合的,让大家伙儿一齐使劲儿,又可以通过喊的内容来调节气氛。领号最开始唱的肯定都是革命词儿:“同志们加把劲儿啊,”大伙儿就:“哎嗨哟啊!”哎嗨哟是拽绳子的十来个人一起喊的,同时用力拉绳,铁锤被拽起老高,一松,锤顺着钢钎落到木桩顶,“哐”一家伙砸下几十公分。当然,越往下,砸得就没那么快了,特别是打到河床的硬底。看看大家拽得累了,www.d8228.com,顶上领号的词儿就变了:“某某某是谁的儿啊?”已经有点儿东倒西歪的拉绳小子们一听要当爹了,全来精神了。立即应到:“大伙的儿啊!”。锤一下子就拽起多高。接下来,“某某某是谁的孙儿啊?”“大伙的孙儿啊!”声音更洪亮;“某某某的脑袋,”“倍儿绿倍儿绿!”下面的词,就是十八岁以上都不宜了!此时的喊声,那是声震云天!特别说明一下,那位被喊的“某某某”一定是连里的人,又一定不在现场。

大桩捍好了,绑上几道横梁,将大桩连成一体。迎水面再打斜桩,斜桩上又绑横梁。大桩后面打若干小桩,用来铺架跳板。铺上板子后,如同架起一木桥,人就可以自由的从河这岸走到那岸,运送各种材料也便利多了。

再下面的工作,就是下竹箔。竹箔就跟北京夏天用的竹帘子似的,不过是用整根竹子编的,中间的缝隙决挡不住苍蝇蚊子,但挡住鱼是没问题的。后来,用铁篦子来代替竹子了。因为,北大荒没竹子,还要到南方去买。等运到连里,就不知丢多少了,据说相当一部份是被人偷去当钓鱼竿去了。这对我们“挠力河联合舰队”来说无异于是自己挖自己的墙脚。用铁篦子,看你小子有多大劲儿玩儿!总不能拿铁箔当鱼竿用吧,当秤砣还差不多。


有了这拦鱼的梁子还不行,还得做上“窝子”请鱼入瓮。“窝子”有点像迷宫,在大箔上开个口子,后面就是通向“窝子”的不归之路。窝子也是用竹子编的,唯一的入口又小又窄,鱼游进去后不能转身,向两边游都是死胡同,就算交待了。

梁子建好后,要不时地到水下去检查大箔贴河床的地方有没有漏洞,窝子有没有漏洞。如发现了,要用石头堵住,否则就前功尽弃了。

除了这种复杂的木结构梁子,还有一种相对简单的“响梁子”。建“响梁子”要选择河水较浅,水势平缓,河面不太宽的地方,要用大量的石料平平地铺在河床上,抬高水位,制造出一个小的瀑布。鱼游到此,水流突然变急,想往回游晚了,骤然向下跌去,“妈妈咪呀”下面有网哎!由于形成跌水,水声哗哗的,故称响梁子。响梁子是土八路的干活,人少,玩不起大的,只能小河沟里捣腾点虾米小鱼子的主儿才弄它。我们是兵团,是序列,排在解放军前头,丢不起这人,不玩这个。

鱼白天多各自为战,晚上是集体行动。它们也挑好天儿,月明夜朗的晚上,来的就多,刮风下雨的阴天就少。也挑黄道吉日,“宜出行”或“诸事不宜”之类。晚上在梁口上,借着月光,能看到鱼群搅起的水花儿。我们得值夜班捞鱼了。

值夜班多是两个人,每半小时上梁子一次。用抄捞子,就是捞鱼的抄网,在窝子里捞。我们用的抄捞子可比那些普通钓鱼的用得大得多,也结实得多。抄满了可装250斤鱼!为什么要两人?就是一人握住抄捞子的粗大木柄,另一人得在前面用粗绳帮忙往上拽那网兜,否则一个人撅不起来。鱼多的时候得三个人,要两个人拽绳子才提得起那满满一兜鱼。窝子旁边有一用柳条子编的大鱼囤,可装上万斤鱼!因为浸在河里,鱼都是鲜活的。一晚上,闹好了,就是数千斤鱼,www.d8228.com

捞鱼的时间性也特强,晚十点到凌晨二点,最上鱼。我们也最忙活,有时,15、20分钟就得上梁子捞一趟。快天亮时,鱼也累了,我们也累了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该休息了。

别以为捞鱼挺好玩的,累,也危险。特别是入秋后,凌晨都会有霜冻。梁口的跳板溜滑,上面溅上了水,马上就冻上一层薄冰,走在上面心惊胆战的,一不留神就掉下河,自己也“鱼”了。捞上来的鱼,噼哩扑楞地乱蹦,甩得那儿都是水,衣服裤子全湿。那时也没特制的防水衣裤,就是普通的雨衣,还得穿高腰雨靴,那打扮跟今天的宇航员也差不了多少。就是没人家那么精神,还浑身鱼腥味。